Le nouvel horizon des espaces culturels : la reutilisation et la transformation des espaces alternatifs
Anne YAO (texte en chinois)


文化空間的另類版圖-談閒置空間的轉型與利用
Le nouvel horizon des espaces culturels : la reutilisation et la transformation des espaces alternatifs

竹圍工作室專案研究員 姚孟吟
Anne YAO
chercheur du projet du Bamboo Curtain Studio

在台灣,公共閒置建築再利用的議題因應政治的解放,自九○年代中葉,分別透過政策主導(中正二分局、市長官邸)與民間社團運動(華山藝文特區)而逐漸成形,並在九九峰藝術村計畫因九二一地震宣告無限期延宕後,於二十一世紀被正式列為政府文化施政的重點之一,地方上許多可能的空間也沸沸騰騰地規劃籌備,希望能搭上政策主導的列車,繁榮地方社會。然而,空間的再利用與經營在台灣目前的時空條件下,是否是一項人人都有能力購買的“文化商品”呢?

「文化空間再造國際研討會」 基於這樣的疑惑,於今年二月舉辦,邀請七位國外閒置空間的專業經營者,與台灣的空間工作者分享他們的辛苦歷程,並於研討會前,特地到北、中、南參觀數個重要案例,與其規劃經營者對談,以了解台灣閒置空間發展的現況。主辦單位希望藉此促進國內工作者了解一個文化空間經營所需要的各項條件與專業,然而很遺憾的,在短短三天的討論互動中(二天研討會與一天工作坊),國外多年努力才累積的成果似乎無法給國內政策主導,必須立竿見影的淺盤文化一個滿意的具體結論。這樣說,並非表示國外在空間再利用的發展上缺乏政策主導的面向,但相較於國內目前無交集地單一思考(藝文活動),單一規劃(空間整理)的做法,國外案例透過經驗實證的成果顯然非常值得國內規劃者借鏡。以政策而言,國外在推動前便已肯定藝術活動與都市發展相輔相成的關係:藝術在都市文化發展上具有火車頭的領導效用,但在實際都市發展版圖上卻又因經濟、權力因素居於邊陲。如何讓邊緣的文化散發出穿越邊際的效應?

本文將藉此次國際研討會所引出的閒置空間營運問題,透過國外專業經營者長期的實務經驗與實際案例,探討空間再造所必須觸及的各種習題,就政策、規劃、營運與呈現上,是否與台灣規劃或實際營運者對閒置空間的想像在同一軌道上?

空間再利用政策的制定 以法國南部的馬賽市為例,與台灣的高雄市相似,是一個工業與港口轉運為主的都市;來自北非與地中海各地的外移人口與高流動率使得這個城市在發展上受到限制,並有“文化沙漠”之稱。為了破除這個迷思,八○年代中,文化部與馬賽市政府特別呼出“打造文化之都”的口號,除了鼓勵各類文化活動外,在空間政策上,並大批購置市區內閒置的建築物,作為藝術家創作據點,交與各民間文化單位認領運作,或作為展演據點、或以便宜的租金租給藝術創作者。此舉一來吸引了不少年輕的藝文工作者進駐,作為馬賽文化發展的種子,一來也解決空屋閒置與管理的社會問題(如遊民佔據空屋)。

藝術填入閒置空間的版圖,空間取於社會(政府、企業),相對地對社會的問題也有直接或間接回饋的義務。除了為空間注入人氣外,空間使用所隱含的就業機會也是值得注意的連鎖配套。此外,空間活化後,在與社區的互動上是否能為精力充沛的青少年或兒童提供一個創意發洩的環境,也是一個可能性。

由此可見,空間的使用目的與規劃不是單一窗口可以預設,而是需要共同討論與不斷調整才能成形;相對的,政策的執行是否需要更詳盡的配套與跨單位的合作?

空間的開始與規劃 上文既然談到藝術之於都市發展的重要性,但“藝術發展”是否為空間再利用的唯一目的呢?其實不然。這回研討會所邀請的國外單位,從其“表現出來的形式”而言,有藝術家工作室、有社區活動中心、有環保實踐、有藝術展演中心等等,但都只是其中心眾多“業務”中的一個面向而已。

既然是空間的經營,就必須考慮到其使用者是誰,空間的地理位置與條件等等。因此國外專家強調,環境的基本調查是非常必要的。單以藝術工作室為例,如果地區沒有這樣的需求,如果藝術家無力負擔工作室的租金,如果空間的條件不適合創作使用,那麼再多再好的空間遇到低的使用率,乏人問津,也是枉然。我們不難發現到成功的案例如赫德蘭藝術中心Headlands Center for the Arts(舊金山)、埃克米工作室ACME Studios(倫敦)、手工製造文化中心Mains d’Oeuvres(巴黎)都是位於藝術家聚集的國際大都市,希望在此展露頭角。

空間使用目的的設定是非常重要的,在設定後,硬體的修繕與軟體的活動才能依此建構起來。但該如何設定呢?法國最近正式開幕的「手工製造」,其負責人Fazette Bordage便以最新鮮的經驗與我們分享。「手工製造」的團隊自八○年末以來便致力於巴黎地區尋找廉價的展演場所,並推展市民參與的社會議題。為於巴黎北郊聖段市(St. Ouen)的汽車公司員工文化與休閒大樓是這群文化游擊兵找到的新據點。雖然對這個空間的使用已有初始的想像,但在籌備期間內,團隊仍舊透過每次的對外活動,邀請鄰近住民來參加,給予寶貴的意見,爭取他們的認同。目前,文化中心除了藝術工作室外(巴黎地區工作室需求在多年營運經驗下,已獲證實),也對年輕的文化團隊提供“苗圃”培植計畫,扶植新的文化尖兵,協助他們舉辦活動與尋求社會資源;此外,文化中心的網咖與多媒體工作室想必也將成為年輕人最哈的新去處。

經營團隊的組成與永續經營 工作營中,談到空間的經營主體,有學員不禁提出在台灣,社區工作者、建築師、藝文工作者在溝通上的難題。但Bordage馬上表示全世界間皆然,甚至政府部門之間的溝通與對話也並非因為我們所認定“文化素養”較高而有所不同。各領域所用的語言非常的不同。因此,她主張除了空間的目的性之外,經營主體的確立也是不可或缺的。相較於台灣目前公部門在執行上首先仰賴建築師作硬體修繕的美意,她認為,必須以經營者為主體,尋找有共同理想,能配合的建築師、社區工作者、律師等等,並肩作戰。透過時間與實踐的歷程,才能將空間修建為最符合當下需求的狀態。此外,對於空間的爭取,不似七○年代的抗爭或是集體進駐,她也提供一個策略性的思考:邀集使用者、建築師、結構技師、古蹟保存、律師、社區工作者、財務顧問、贊助企業、地方、中央公部門的相關單位代表(都市發展、文化發展等)一同召開圓桌會議,共同協商。這當然是一個需要智慧與耐力的工作,以「手工製造」為例,她花了一年的奔走,才促成這樣面對面的溝通,當然這次會議只是個開始,它協助各領域的人來認識其在一個空間運作中所扮演的重要性,促成他們進入這個合作對話的領域。

空間既然開張,那麼接下來作重大的考驗便是永續經營,也就是經費的問題囉!所有的經營者都強調必須以多元的收入來保障文化(藝術)中心的經營獨立。以法國羅瑤蒙修道院為例,它是一個古蹟再利用的實例。其負責人羅瑤蒙基金會執行長Francis Maréchal透露,空間修繕所需要的費用非常龐大的,因此他利用舉辦活動的方式,透過活動經費讓空間獲得最基礎的維護與整理(此法亦為多數閒置空間經理人應用)。此外,修道院美麗地觀光資產也吸引許多外地地遊客,修道院內設旅館、餐廳,讓他們獲得最好的接待。再者,企業的捐款(標緻汽車、戴高樂機場等)也吸引企業本身來到此地舉辦員工進修等活動。這些收入,將連同中央與地方政府的補助款,支持修道院內靜態的創作與研究活動。

空間作為文化交流的聚合點 歐洲二個大型的空間再利用組織「穿越歐洲商場Trans Europe Halle」 與「文化交會中心協會Association des Centres Culturels de Rencontre」 在宗旨上,對於空間的軟體功能都強調了其文化聚合的重要性。空間於此,不僅是提供一個人與人可以聚會的場所,也是一個各種不同形態文化可以交流與對話的場域。因此,這些國外的專業經營者非常希望台灣能夠加入他們辛苦經營許久的閒置空間版圖,為這個實驗領域注入一股新的能量。對他們來說,儘管有十幾年以上的空間經驗操作經驗,但仍在不停的學習與面對新的課題。他們最後一直強調的是:不要忘記我們在這裡,你們不是孤獨地在這個新興領域奮戰!

「文化空間再造研討會」只是個開始,當我們發現空間經營的更多面貌時,我希望,我們可以用更全面的角度來思考空間的使用與經營,而非瞎子摸象,以片面的想像來觀看閒置空間可以引領我們所接觸一個更廣闊的世界。

Mis à jour le mardi 26 février 2008